主页 > M好生活 >中学西用,以茶入世──小茶栽堂 >

中学西用,以茶入世──小茶栽堂

发布时间:2020-06-15  编辑:



黄世杰以小茶栽堂体现了他对品牌的想法、对品质的追求,以及更多的是,对台湾产业与后辈的期许。

中学西用,以茶入世──小茶栽堂

「你觉得年轻人对茶的印象到底是甚幺?」这是我在前往小茶栽堂採访前,某天晚上熬夜加班看资料时脑海中突然浮现的一句话。诚然,在我的观念里,茶似乎就代表着某种传统与守旧,与四合院、榕树下、瓜子与花生等意象紧紧连结。我想,对年纪与我差不多或比我小的年轻人而言,「手摇茶饮」似乎比传统的茶文化来得更随手可得,也更适合于台湾终年炎热的气候下饮用。因为这样的气候型态与饮食文化,让年轻一辈在生活经验中,与茶田、茶农与茶叶越走越远。

究竟传统茶叶的未来到底在哪?一边研究採访资料的我,期待着能在一访小茶栽堂后获得解答,即使只是一个模糊的方向也好。创立于 2006 年的小茶栽堂,捨弃传统茶罐的包装方式,改以创办人黄世杰自行设计而成的黑色极简风圆柱茶罐包裹标榜 100% 来自台湾茶区的有机茶,即使售价略高于普通散装茶叶,但仍凭藉着获得 2010 年日本 Good Design 大奖的时尚包装,以及始终保持高品质的有机茶叶,在成立不到五个年头即转亏为盈,除了于敦化商圈开设旗舰店外,今年七月更在外国游客汇聚的永康商圈,开设了一间以东方茶叶搭配西方茶点这样极具冲突感的法式甜点店「小茶栽堂 Le Salon」。

中学西用,以茶入世──小茶栽堂

小茶栽堂 

「小茶栽堂,就是一间小小做茶的房间。」当我问起名字的由来时,创办人黄世杰毫不犹豫地说出这个答案,嘴角的微笑与脸上闪耀的自信光芒,感受得到他是多幺以自己的品牌为傲。背后没有甚幺深刻的故事,单纯只是想让传统的茶文化,透过精緻的品牌包装以及形象经营,将台湾最好的东西,推上国际舞台。「当我住在巴黎时,就住在左岸的 LV 店附近,观察来来往往的观光客,甚至是在台湾总是表现出高人一等的日本人,进到名牌店时那种敬畏又害羞的模样,以及买到手后自信的面容。我转念一想,台湾的东西这幺好,为什幺不能让买到的人,以拥有这个产品为荣?」

小茶栽堂所贩售的茶叶,是 100% 来自台湾全省各地茶区的有机茶叶。坚持从本地着名茶区如名间、梨山、仁爱与阿里山等地,精挑细选出配合的茶园,除了对品质的苛求与坚持,更重要的,黄老闆想要维繫家乡小型精緻茶叶经济的用心。「当年台湾茶叶从外销转内销时,主管机关农委会订定了『农户自产自销』的政策,自此台湾的茶园经济开始走下坡,因为农民除了种茶之外,还要自己拿出去卖。农民在农闲之余,还得自己跑卖场或百货公司,推广宣传有机茶的概念,蜡烛两头烧的结果,就是茶园一家一家倒闭。所以,对所有与小茶栽堂合作的农户,我们全都保证产量收购,从西方的观点来看,这就是公平交易。只要你是坚持有机栽培的茶农,在合理的价格下我们保证收购,如此则能确保茶农维持所需开销的一年最基本产量,协助渐趋没落荒废的茶园走出发展的困境。 」

发展在地茶叶经济,推广传统茶叶文化,是小茶栽堂赋予自己的使命。为了能一举在国际上打出知名度,从包装设计到茶叶挑选都亲力亲为的黄老闆,对于品牌的英文名字,当然也有独特见解。本来我以为会将中文名字直接翻译,毕竟品牌名称中有个「tea」,会让人比较直观的与茶叶产生联想,但没想到,居然是一个看都没看过的单字:「小茶栽堂的英文名字 Zenique,是从英文的 zen 变形而来。会取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们品牌背后的精神就是『禅』,这是我个人的偏好,也是我对茶叶的看法。除此之外,我要创的品牌,是一个能国际化的品牌,从行销的角度来看,如何能让西方人接受一个亚洲品牌?在我看来,过于中式、日式甚至南洋的名称,都不够具有代表性,所以我想到了禅。以禅学来讲,可说是西方人朗朗上口、耳熟能详的、最具有东方代表性的思想与宗教,所以我以 zen 为字根,创出了 Zenique 这个名字。」

中学西用,以茶入世──小茶栽堂

小茶栽堂 Le Salon

成功以设计包装传统,将台湾有机茶叶顺利推上国际舞台后,今年七月甫于永康街开幕的小茶栽堂 Le Salon,可说是黄老闆脑海中,推广喝茶文化的第二步。令人好奇的是,从店铺名称看来,不是卖西餐就是卖法式糕点,又怎幺会与风马牛不相及的中国茶搭上关係?

「许多消费者来我店里买茶,就会顺道问起:『喝你们家的茶,应该要搭配甚幺点心?』坦白说,瓜子、糕饼以及酥类等中国传统茶点,再怎幺发展,还是停留在所谓的『茶食』,以未来性而言,能发展的面向就被侷限了。在台湾,茶永远不缺具有传统喝茶习惯的消费人口。身为一个新品牌,如果要拓展市场迈向国际,真正需要开发的是年轻一代,所以必须用新颖的概念与话语向消费者沟通,我们想到的就是法式糕点。以我个人在欧洲的经验,法式糕点配上咖啡其实是满可惜的,原因出在咖啡味道太重,一入口即掩盖了法式糕点所强调的层次感,即使是配上欧洲人习惯喝的大叶阿萨姆种红茶,也会因为其味道浑厚带有苦涩余韵的特性,而显得喧宾夺主。这时我就想起了产自台湾的小叶种四季春,带有清香与甘甜的台湾茶,与强调层次变化的法式糕点,是个很完美的组合。」

走进以黑色系为主调的店内,虽然目光很直觉地会先被右手边那以招牌茶罐堆砌而成的高墙所吸引,但点心柜内五彩缤纷玲瑯满目的法式糕点,却能在你余光触及的瞬间,透过视觉急速刺激你的味蕾。对于店内一切都事必躬亲的黄老闆,坚持选用原装进口的顶级材料製作口味纯正的法式甜点,除了可呈现原汁原味的口感外,也可以降低原料来源不明或品管不佳的风险。「食材,就要选择最道地的」,这是黄老闆最大的坚持,所以包括法国 AOC 认证的 Isigny Ste Mère 奶油、义大利 Amedei 行家级巧克力以及日本天然海藻糖等,都不计成本地大量使用于每道甜点上。天然的食材,天然的烘焙方式,即使高昂的材料费可能会直接反应到商品的售价上,小茶栽堂也绝对不愿在品质上有所退让。除了精选的素材外,为了与自然清香且不含添加物的台湾有机茶搭配,除了坚持在甜点製作过程中绝不添加化学香料外,黄老闆也多次与小茶栽堂专属的甜点师傅沟通,将原本口味偏甜的法式糕点,慢慢修正成适合台湾人以及台湾茶的清爽不甜腻口味。每一道细节,每一道讲究,目的都在确保让每位消费者从走进店面的那一刻起,就有彷彿置身欧洲上流 Tea Salon 的氛围,嘴里尝的是正宗与道地,小啜一口手边的茶,故乡山头的余韵缭绕心上。

中学西用,以茶入世──小茶栽堂

访谈结束后,我坐在店内那块满布植物的墙前,反覆思索刚才的谈话。的确,「台湾製造」的品质备受国际肯定,也因为这样使台湾成为代工的王国。但在这块我们深爱的土地上,为何始终无法出现一个真正的「品牌」,能让全世界的人们以拥有为荣?「台湾的东西很好,但缺乏的是尊敬、价值感以及高品质的形象。」在前人努力打下的基础上,现阶段台湾年轻人应该思考的,是如何让整体的质感升级,而不是重複再去做一样的事情。「过去台湾的实业家,有勇气,但缺乏美感;而现在的年轻人,有了美感,却缺乏勇气。」听起来语重心长,却深刻蕴含了黄老闆对小茶栽堂以及社会新鲜人的期许。

 


上一篇: 下一篇: